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全站搜索
新闻详情
 
当前位置
中国银行业协会原首席法律顾问卜祥瑞: 《金融稳定法》需兼顾规
作者:admin    发布于:2022-05-25 20:36    浏览次数:
  html模版中国银行业协会原首席法律顾问卜祥瑞: 《金融稳定法》需兼顾规范市场主体以及政府、金融管理部门

4月20日下午,由21世纪经济报道、南方财经法律研究院主办,中国仲裁法学研究会金融仲裁专业委员会支持的《金融稳定法》专题研讨会在京举办。中国银行(601988)业协会原首席法律顾问、南方财经法律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兼首席研究员卜祥瑞参与线上研讨。

他认为,制定《金融稳定法》有利于精准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关于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健全金融法治的决策部署。

金融风险的化解的法治保障

他表示,一季度央行专门公布了全国金融机构MPA评级结果,评级的机构4398家,4082家在安全边界之内,资产占比为98.9%,高风险316家,资产占比为1.04%。其中1-5级绿区的为2201家,6-7级黄区的为1881家,红区8-D级为316家。实际上,绿区、黄区中的机构一般被认为是安全的。

在他看来,制定《金融稳定法》有利于健全我国金融法治体系,为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提供法制保障,有助于厘清在金融风险防范、金融风险处置中政府部门、金融监管机构的权责边界。

卜祥瑞称,从包商银行等金融机构重大风险历史处置过程中,监管机构和有关部门积累了非常丰富的经验,需要将这些经验进行升华,将有益的经验固化成法律的方式推广、实施,这使金融风险的化解更具有现实意义。没有完善的法律制度,就不可能拥有法治化的处置路径。

提出五大完善建议

卜祥瑞对进一步完善《金融稳定法》内容提出五方面主要建议:

一、补充与金融稳定相关概念定义。他指出,金融风险、严重金融风险、系统性金融风险、金融市场、金融基础设施、异常波动、处置部门等概念缺少内涵界定。因此,他建议部分概念可以在界定内涵同时辅以列举方式补充。他还表示,对金融机构可能发生的挤兑风险、超过资产总额一定比例的巨额诉讼均应列入严重金融风险之中,包括对金融系统性安全会产生重大影响的国外特定制裁亦应纳入到相关的概念当中,以便在执法过程中区分具体情形,作为启动防范和处置某个程序的法律依据。

二、做好与有关法律衔接细节安排。他认为,《金融稳定法》需要考量与其他法律的衔接,同时还必须做好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条例》《存款保险条例》等条例的衔接,尤其不能因为存在《金融稳定法》而全面废止存款保险条例。既要考虑存款保险基金的来源与运用的公平性,也要考虑金融机构基金缴纳的负担,同时还要考量存款保险基金、信托保障基金等行业保障基金与国家金融稳定保障基金的关系。

三、完善部分条款的具体内容。卜祥瑞对《草案》条款中的具体内容提出了具体建议。

比如,第十四条对于股息红利的分配要求,建议可修改为“不得违反法律法规规定分配股息”。

第二十一条对于监管部门早期纠正和监管,除了限制高风险业务外,也要限制其他业务。可以修改为“限制或者停止现有业务,不予批准开办新业务”。

卜祥瑞认为,尊龙人生就是博真好送38元,第三章应增加鼓励承担风险化解不良资产处置专业金融机构参加金融风险化解工作。他表示,作为一部稳定法,要兼顾国家金融机构的业态及专业职能。

第二十三条,可增加经过处置仍不能正常经营的经过监管部门同意,可以依法申请破产清算,但禁止个别债权人申请破产;

第二十五条,应明确应急处置制定应急处置方案或计划,由谁负责应急处置;

第三十一条,规定了处置措施于公告发布时生效,是否需要预留异议期,需要进一步考量。

第三十三条,低于被处置金融机构直接破产清算时所能得到款项应当如何进行比较。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是行政诉讼还是民事诉讼,被告主体如何确定;

第三十七条,应明确“三中止”的具体情形,防止行政权力被滥用。

四、制定《金融稳定法》应当充分考量的几个关系。一是中央与地方之间的关系,他表示,中央的金融管理部门和地方金融管理部门在职责权限上并不清晰;二是法律之间协调及现行监管规制关系。三是存保基金与稳定基金之间的关系;四是行政权力与司法权力以及金融机构、客户之间的关系。五是各部门之间及与行业协会等自律组织关系。

五、适当调整部分歧义词语使用。卜祥瑞表示,部分词汇并非法言法语,应避免行政文件写法。

(作者:徐倩宜 编辑:李玉敏)